*還是渣到不行的砂糖文(?



初夏,一如往常的是個下雨天。
望著窗外飄著的太陽雨,大小姐總覺得有些感慨。

「大小姐?」被聲音輕輕的喚著,大小姐愣了愣,隨即望向了聲音的來源。「在想些什麼呢?」宅邸內和他最氣味相投的少年歪了歪頭,隨即勾起笑容,在人偶大小姐旁邊自動自發的坐下。

「來到這個世界…也很久了吧。」傑多燦笑著,不時回望著大小姐。

「啊、是阿…」

「那麼,您是在擔心些什麼呢?」

深遂的紫眸望著大小姐的赤眼,只見大小姐愣了好大一下。

「我、討厭自己。」她輕嘆,好比發洩內心所藏的所有話語,「那個無法幫上你們的自己。每次看著你們為了我而受傷,有時候為了衝活動還當包……」

啊啊,什麼時候不反省,現在反省阿?

「但是,您是指引我們的人阿。」微笑,傑多繼續道,「有些人被矇蔽雙眼,而您尋回記憶並讓他們睜開眼睛。我們擁有現在,就算看不到未來也不要緊、受傷也不要緊,因為…我們有彼此?」

「嗚阿--笨蛋傑多幹麻現在說出那麼認真的話阿嗚…!不會跟平常一樣白目白目的說你擔心屁阿這不就好了嗎嗚阿阿--!」大小姐含淚望著傑多,「我我我一定會努力的阿阿阿!」為了這個世界,也為了你們。

然後大小姐開始噴淚。

「嗚哈哈哈哈哈哈你哭屁阿哭屁阿哈哈哈哈哈你真的哭了阿?等、等等大小姐別哭阿阿阿阿咦咦咦咦我只不過講了一些跟阿修羅學的深奧話而已阿等等你別哭!鼻涕流到我身上了啦走開走開!」

「真是的。」正當傑多哭笑不得之時,阿貝爾抹了抹因練劍而低下的汗水,咧嘴笑的正燦爛,「你們怎麼玩起來了?」

傑多看到阿貝後雙眼一亮,三秒不到便快速的整個人撲到對方身上,像是猴子一樣的想要爬到阿貝爾的肩膀上。

「呣!」大小姐發出奇怪的怒吼聲,「傑多多是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欺負我見色忘友!」大小姐伸出手抹了鼻涕,然後朝著傑多前進。只見阿貝爾一臉鐵青的直奔上樓,畢竟這是他的背阿會抹到他的背的!

「別想逃--!」大小姐急忙的想要追上樓,卻看到了一抹銀髮的身影。

「……大、小、姐。請您跟我過來一下。」那抹銀色沉著臉。

「咿--!」

於是那天下午,大小姐被迫上了好幾個小時的禮儀課。

「真是的,你又和大小姐怎麼了啊!?」隨便亂揉著傑多的紫髮,阿貝爾不敢想像那陀噁心的鼻涕抹在自己身上會是什麼樣子,「阿就他不爽,我安慰他,就這樣沒了阿。」吹著口哨,傑多一臉『沒事沒事你擔心什麼啊?』的樣子,然後熟練的拿起阿貝藏在床底下的零食吃著。

「唉……」無奈的阿貝爾只好苦笑,他總是敵不過著個小鬼的每一字、每一句,包括他的笑眼,以及那個一直裸露在外的…腰部。

阿貝爾走進傑多,將他的下巴抬起。「你幹麻?臭大…」叔。

話語未落,阿貝爾吻上他柔軟的唇瓣,有如蜻蜓點水般的親吻,然後沒有深入的、就這樣依依不捨的離開。

「你也別想太多了,未來什麼的。」他總知道他在想些什麼、思考些什麼、擔心些什麼。阿貝爾勾起嘴角,令人感到刺眼的橘髮頓時變的柔和,「我會陪著你,所以、別擔心了。小鬼。」

嫣紅染上傑多的頰,他撇開頭。

「知道啦…白痴。」

 

。TBC。


 

阿阿阿阿阿阿我根本不知道我在打什麼了QAQQQQQQQQ

不過傑多真的好可愛,可愛的小傲嬌屁孩(NO)

不忍說傑多可是我第一個R的寶貝阿阿阿阿啊!阿貝你不給我好好上我就把你拿去當包給蝙蝠打www(說好的反省呢)

然後我們家終於有滿滿的情侶組了,好閃亮阿……(抱著科布戴墨鏡(柯布:靠!走開!

A//_______//A第一次打貝傑降子QAQ,人物還不太會抓請多多見諒OTZ

然後我要開始機娘的金之路了挖哈哈哈哈哈!(去死

 

創作者介紹

If I Cry A Thousand Tears.--初始 , 夢醒花落 。

(ノ●´∀)ノ│党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